• 由于是北方人的缘故。饮食结构里,面所占的比例势必要比米多。

    方便面,拉面怎么吃也吃不厌。

    尤其是喜欢熬夜的时候,下面条吃,当然,这都是童年时代受港产电视剧里面的桥段所影响。

    同时,固执得认为藤子.F.不二雄的漫画与拉面,方便面是绝配,尤其是《机器猫》,里面面食登场的次数不算少,即便是早期的《Q太郎》也曾有过Q太郎半夜帮助中年汉子拉着车卖拉面的桥段,而知名漫画编剧小池一夫也被塑造成面条不离嘴的高人气配角。

    印象最深的是《机器猫》42卷里的一个故事。开头,骨川强夫对着野比与技安吹嘘札幌拉面的美味。

    初次,读到这卷的时候,是94年,当时的大环境要想吃到札幌拉面是不可能,满大街都是铺天盖地的兰州拉面。

    其实,我非常喜欢吃兰州拉面。

    觉得带着几个比我小的孩子去外面下馆子是件非常洒脱的事情。成熟的象征!!!~

    我所住的胡同口,有一家饭馆儿,叫做 天然居。经营各种家常菜和早点宵夜。

    现在这家店已经拆除有10年之久,附近也盖成了地铁4号线灵境胡同站的站台。

    对于,小学时代的我而言,那儿简直就是我的食堂。

    Johnny.瓜顿的爸爸曾经在天然居当过一阵子厨子,所以,每次去那里吃牛肉拉面的时候儿,碗里会比别的食客多些牛肉,至于白萝卜什么的,那个年代可不流行。

    通常,吃的过程是这样的:

    带着Johnny.瓜顿和陈皮大摇大摆的进来,付钱,拿着面票儿,坐到离取面处不远的桌子上等待叫号儿。

    面好了以后,去取面,烫,非常的烫!~

    当把碗端到自己所坐的桌子上后,从筷子筒儿里取出卫生筷,撅开筷子,拿着两根儿筷子互相摩擦,除去上面的木刺儿,Johnny.瓜顿和陈皮也像《过猴儿山》里的猴子们一样,跟着我假模假样的摩擦着。

    收拾完筷子后,拿起蓝花瓷小壶儿,往面碗里浇醋,酱油,最后再崴进来几勺儿干辣椒炸的辣椒油,倍儿地道。

    趁着热,干净利索的吞食面条儿,吸溜儿吸溜儿的声音不绝于耳。烫嘴的汤,热辣的汤,浓厚的汤,流到面条儿全被吃完之后,再喝。

    出了一身热汗!~畅快淋漓,拿起纸巾擦嘴,再来瓶儿汽水儿,痛快。

    不吃拉面的日子里,我会跟天然居买2个挂炉烧饼,就着1根儿春都火腿肠儿吃。

    虽然天然居夏天的时候儿也有朝鲜冷面,可是,那口感吃起来太像在嚼皮筋儿。

    双休日尚未普及的年代,星期六的晚上吃完拉面,意义更为重大,由于第二天不用上学,晚上可以尽情的折腾,吃完拉面才有力气!~

    酒足饭饱,带着Johnny.瓜顿,陈皮,鸡屎宇展开“敲门运动”。

    以西斜街36号中央编译局为起点,按下沿途所有设置电铃儿的住户儿与机关。然后,逃跑,年少的时候儿,这种犯罪感总能令我肾上腺急速分泌!!!!~

    有的时候儿也会去文化馆2层的游戏厅泡着,不过,看的时候儿要比玩儿的时候儿多。

    可以支配的零用钱少得可怜。想玩游戏就不能买漫画,想买漫画就不能玩游戏。

    借《画书大王》的热潮,跟风的漫画拼盘儿刊物层出不穷,有本儿叫《热门少年》的D版杂志上,我一直跟着看寺泽大介的《妙手小厨师》(又译伙头智多星),拉面对决那段儿,提到过海带头是做汤提味的首选!~我也在煮方便面的时候儿,放了不少海带,难吃得要死!!!~

    高中以后,天然居拆除了,西四大街开了马兰拉面,快餐店式的经营理念与装潢,令我不适。

    24小时的营业算是对爱玩儿午夜逆袭的我最大的安慰。

    灵境胡同路北也开了家西北拉面店,味道接近天然居,面条里也跟马兰拉面一样,加入了白萝卜,起初,我不爱吃那玩意儿,觉得吃多了老放屁。

    店里也搭着卖羊肉串,板筋,腰子之类的脏串儿。

    Johnny.瓜顿的爸爸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去那儿喝碗牛肉汤,然后再去西单报亭卖报纸。

    我跟西斜街东斜街的哥们儿们也都在那儿呆着,他们抽烟蛋逼的时候儿,我则低下头,玩儿用退学的学费买来的橘黄色GBA等待拉面的到来。

    2002年年底,恋太郎参军之后。天气也越来越冷,实在是懒得活动。

    赶上天气好的时候儿,就骑自行车儿,到附近的超市买一周的食物,每次去的超市也都不一样。

    最远的一家超市是护国寺宾馆的内家。

    在那儿我买到过5联包的“啦啦啦牌方便兰州拉面”。

    价格跟辛拉面差不多贵。

    但这方便兰州拉面的确物有所值,除去面饼外,还有醋包,油包,辣椒包,脱水牛肉包,菜包。

    地道兰州拉面里该有的都有。

    坐在垃圾站捡来的沙发上,吃着热乎乎儿的拉面,蠢猫爬在我的身边,电视里播放着《我爱我家》。

    单身汉的邋遢生活。

    好景不长,很快,这牌的方便拉面便淡出了北京市场。

    多年之后,又在taobao上发现了它的身影,现在吃起来,多少有些忆苦思甜的味道!~

    和Sonic Drinker们泡那儿喝酒则是2004年的事情了。

    恋太郎04年年底参军复原,马老师的后海大鲨鱼刚组建,我也无所事事的过着每一天。

    大家最富裕的还是时间。

    我们特喜欢在那儿喝酒吃拉面,每次都要吃好几盘儿 脆皮豆腐。

    脆皮豆腐是那家饭馆的主打凉菜,脆豆腐,黄瓜丝,配上辣椒油,特别的下酒。

    其他酒客们也都嗜好这口儿。

    在2006年新街口火锅大时代之前,每次快酒手们的聚会都是在灵境胡同的拉面店度过的。

    有人在那儿失恋,有人在那儿邂逅新感情,有人在那儿哭泣,有人在那儿骂街。

    席间也在新街口儿买过张伊丹十三的《蒲公英》。

    (年轻时代的渡边谦与役所广司都有登场!~)

    故事讲述的是卡车司机和搭档帮助寡妇经营拉面店的过程,席间还穿插着一些对于美食执着的人的小插曲,令人忍俊不止!~故事连接上非常自然。2000年时在《环球影视》看过介绍,如果,没有这次预热的话,想必在新街口淘碟的时候儿,我会与它失之交臂。

    恋太郎基本上去我家玩时,都会跟我看遍《蒲公英》。

    卡车司机,拉面,男子汉,都影响着我进行漫画创作。人情义礼是我做人的准则!~

    绕了那么一大圈子,才开始接触日本拉面,吃过面爱面,味千拉面,伊町拉面。千篇一律的店面装潢,就餐的时候儿,体会不到影视漫画里那种沧桑感。

    直到“浦安”的出现。。。。。

    浦安拉面店位于繁华的鼓楼大街,说起鼓楼,那里就是游戏人,摇滚友,玩具迷的圣地。

    加上店面的设计最大限度的还原了居酒屋,食台的风貌,所以,来店就餐的食客络绎不绝。

    我和恋太郎,吴楠总去那儿,寻找沧桑感。(别见笑。)

    (浦安拉面,2008年年初入职前。)

    以前也画过一个在拉面馆儿扯淡的漫画儿,都是凭着对浦安的印象画的。

    说实话,其实,我对于吃,并没有太多研究,重视的还是感觉,感觉!!!!~

    国内关于日本拉面介绍的图书少之又少,茂吕美耶的《物语日本》为我普及了日本拉面的基本知识,随后,又收了台湾引进的对于日本拉面详细透解的图书。尽管如此,所吃过的日本拉面,在整个儿拉面长廊里也只算是沧海一粟。

    什么是拉面?拉面就是有汤的热面条儿,在寒冷的冬夜能填饱你肚子的救命稻草!~

  • 好久没那么悠闲了,我指上班儿而言。

    2个星期前被从原创组踢到移植组。

    移植组刚进没两天,项目就被取消了,整组人都处于松散的待命状态。

    组员们不是看视频就是在玩游戏。

    我没有闲着,都是听着Parliament Funkadelic和zuntata的歌儿,画画度过的。

    几天 下来,画了不少棒球少年们。

    不过,先前项目组的哥们隔三差五还是会找我来请教关卡事件串联的问题,有时候,帮着帮着就到了夜里2点。

    只能说是仁义吧。仁义最害人。没有办法,我改变不了。

    现在做游戏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呢?别的公司,我不敢说。

    仅我们公司而言,大概分以下几种:

    1.魔兽中毒症候群。

    2.ps2时代才开始接触电子游戏的嫩der。

    3.骨灰游戏爱好者。

    4.真.骨灰游戏爱好者。

    5.处男系准宅男。

    我必然属于第4系列。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精通b-picture,cult movie,sci-fi-movie台前幕后的雕虫小技有用吗?

    听了那么多年的摇滚乐有用吗?记得刚来公司入职的时候,做的游戏是款音乐问答的游戏,播放一首歌曲的midi,然后,玩家从4个选项中,选出正确答案:(歌手/乐队 + 歌名)。

    跑游戏版本的时候儿,我总是答对,程序问我是不是开了作弊码还是背了答案。我只能无可奈何的笑笑。

    所有亚文化在他们眼里都是洪水猛兽,超越了他们理解范围的东西,势必会激怒他们。

    话题再度回转。

    公司的big boss突发奇想,想安排美术把公司的白墙给装饰装饰。

    昔日里骄横跋扈的美术leader们都不再张狂,都推托说自己忙得要死,大懒推小懒,底层的美术只好来接这些苦差,我对那哥们儿说,别费尽心思想搞原创了,他们认知不了,走张法国的pop art得了。

    整个儿涂墙的过程,就由两名新来的美术完成。

    等进度到90%多的时候儿,那些美术leader不知道从哪儿飞了出来,义不容辞的拿着马克笔跟着小美术们一起勾边儿。咳。。。。。据说,big boss要来视察。

     比起上述的下作行径,更可怕的还是,整个儿公司一半以上的人都成为了“凡客”的信徒。游戏行业不需要个性。

    公司里聊得来的叛逆小子们都呆不下去,走的走,散的散,我也想走了。

    就是这样儿!~自己所拥有的才能,没有机会施展,真的,很难过!!!!!~

     

    上周日和以前的同事见了一面儿,跟张苍家玩了三国杀。嘲笑了坏人们!~

    从容度过。

     

     

     

     

  •  

    3D时代的元祖!~`15年前的玩意儿了!~军平老爷子的奇思妙想!~32位机大战中的败北者,仅仅发售了20多款游戏便完蛋操的先行者!~反正我们公司里90%的活傻子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玩意儿存在过,也是,毕竟内帮都是PS2时代开始接触游戏的嫩Der。

    6月下旬收入!~ 

    品相不错,箱说齐全,算是最后库存里的一匹了。带了7盘儿游戏,拳击,网球,棒球,高尔夫球,hudson拿手的星际战士式的射击游戏和炸弹人方块儿,还有1盘弹珠台!~上wiki查了一查,Taito也在上面制作了Space Invaders,估计玩起来会有种别样的怀古感吧?可是跟Yahoo竞拍上搜索了一番价格,贵得要命!~

    手柄握起来有点怪,手柄的柄体是电池盒,手柄后面还有2个扳机键!~如果不算对称的2个十字键的话,基本键位比SFC手柄的要少!~随机带来的7盒游戏里也只有拳击对应双十字键操作。

    卡带比game Boy的体积要大些,还体贴的附有防尘嘴儿!~

    眼镜显示器的前方是卡带插入口!~卡带的防尘嘴可以放到眼镜显示器的顶部!~

    每个游戏运行前都会有版权显示画面。背景音乐很是诡异啊!~但是提示音原没有Game Boy的那个要令人印象深刻,不少8-Bit艺人和电子艺人都对此声有偏好,记得石野卓球儿许多曲子开头都有用过。

    高尔夫球游戏的显示画面,可惜,照片里显示不出3D效果啊!~

    本翁试玩儿时的情景!~

    玩了半个小时,红黑色对比太强烈,眼珠子有点累,脑瓜子也晕乎乎的!~

    纯粹是个猎奇的玩意儿!~但是对于我来说,怀古感是最最重要的!~

    谢谢你,军平老爷子!~你背后的显示器里是在测试VB的弹子球吗?

  • (国庆假期前收的。)

    退学以后的生活,基本上还是玩电子游戏为主。

    差不多都是各种模拟器,虽然都是在电脑上进行的,但严格意义上来说,仍然不属于PC游戏的范畴。

    加上没有任何时髦儿的主机,唯一赶上趟儿的GBA也 卖给了高中死党--笨芝麻,所以,游戏的乐趣还停留在怀古游戏上!~

    直到04年年初儿,笨芝麻给我拿来张GTA-Vice City的PC版。

    我才接触到了这款无比神奇的游戏!~

    说来也无比好笑,笨芝麻有个表弟,刚上初中,终日沉迷GTA,他实在看不下去了,便把盘送给了我,殊不知其实游戏是硬盘版的。

    他的表弟没有摆脱毒害,我也跟着沉迷其中。

    第一次接触沙箱式游戏,超高自由度的魅力,令我夜不能寐,从晚饭后玩到第二天早餐,我才恋恋不舍的爬上床。

    其实,整个儿晚上也没做啥任务,基本上就是抢车,撞市民,跟警察各种斗智斗勇。

    起来以后,跟网上搜索相关信息,恰好访问到"侠盗猎车中文网”。

    看了超详细的主线与支线任务,越来越被丰富的游戏剧情所感染。

    加上作弊码的运用,各种隐藏彩蛋,整个儿春天,都沉溺于此。

    由于,笨芝麻给我的盘是精简版,游戏中的各种电台无法收听。

    我又花了半宿时间,下载了完整版。

    80年代的热门儿金曲,迈阿密的风云轶事,无可避免的看了《疤面人》,

    《情枭的黎明》,对天生暴徒的生活产生了向往。

    导致,我许多次过马路都不看红灯,直挺挺的向前走。险些酿成惨剧!~

    通完GTA-Vice City后,又捎带着玩了前作GTA 3。

    大概到了,2004年11月的时候儿,杂志上发布PS2版的GTA-San Andreas发售,而PC版则要到来年春天。

    也下载了GBA上的GTA,机能所致,游戏表现形式回归GTA1,2代的俯视视角。实在玩儿不进去!~

    咬紧牙关,迎来2005年!~

    差不多5月到6月之间,每个礼拜都要去附近的电子市场问PC版有没有来。

    终于,6月的一个星期3下午,电子市场的某个摊位处,花了30对块钱,刻了套,总共刻了5张盘!~

    也没顾着外面儿突如其来的阵雨,就想早点回家玩耍玩耍,淋着雨,就跑回了家。

    San Andreas令我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健身,游泳,更换服装搭配与发型和纹身,3倍大的地图,五花八门的交通载具与层出不穷的彩蛋,每天都要花上4个小时在游戏上面。

    现在电脑里依然装着这作。

    而这个时候儿,我又重新购买掌机王,好像是第17期,里面有NDS Mario 64 DS的详细攻略,我也开始关注性能各不相同的2部掌机新贵!~

    看到发售列表上写着秋冬,GTA将登陆PSP!~

    新闻发布的图片看上去画面素质极其优秀!~

    虽然,是以GTA-3为蓝本,不是我最爱的那代,可是,能随时随地或是躲在被窝儿里玩儿上GTA,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不由感叹,科技发展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可是,手里的钱,并不富裕,加上,恶魔城,耀西岛,少年JUMP大乱斗,应援团,钻地小子,Dig Dug,彩虹岛,都发售在NDS上,我还是没有入PSP。

    不可否认,NDS带来的乐趣更多一些!~

    随后,开始迷上收集老的游戏,一直也没机会买PSP。

    今年春节,大女士送了台PSP-3000当做礼物,送给了我。

    我才有机会,感受掌上的GTA世界。

    在玩儿GTA-Vice City Stories之前,我一直以为只是单纯的换皮肤,改变任务的变相炒冷饭卷钱之作而已。

    游戏中新加的要素还是不少,比如加入了San Andreas才有的游泳功能,支线救护车,出租车,消防车,警车任务可以自动保存等级,占领其他帮派的据点并且自行更改产业任务,多人联机任务模式。

    电台曲目也都焕然一新。

    最令我激动的便是,游戏里,已是凌晨4点,刚做完任务,开着车,准备回家存盘,无意中电台里收听到了Blondie-Heart Of Glass!~ 接下来,又是Frankie Goes To Hollywood的Relax,New Order的Blue Monday,Japan的Quiet Life.....新浪潮与80年代的电音都是我的最爱。其他电台也都是重量级的曲目-Earth Wind & Fire,Rick James,Run DMC,The Pretenders.

    phil collins更是在游戏当中扮演了会自己,有2个任务都需要去保护他平安举办演唱会!~

    这些设定无疑勾起人们对美好的80年代的回忆!~

    由于为了玩《喧哗番长4》,我愚蠢的给机器升了级,导致无法再玩儿ISO游戏,无奈,只得又购买了张GTA-Vice City Stories。

    游戏已经打穿2遍,完成度也接近90.

    GTA最大的乐趣,就是千变万化的游戏方式,1万个人玩GTA就有1万种玩儿法。

    无奈,身边没有人能一起联机,体验多人游戏的乐趣。

    咳.......

     

  • 《図説 モンスター―映画の空想生物たち 》!~

     

    我就是这样儿的人,随着年纪的上涨,越来越看不动ABC范畴的电影儿。血脉膨胀和午夜狂啸开始与我无缘。

    但是,当我看到科学怪人的大脑袋的时候儿,我还是毫不犹豫的收了这本儿书。恐怕是青春期的回忆在作怪!~

    如果没记错的话,2006年3月18日那个初春的夜晚,我们一直为买到了《魔鬼秀》而庆祝。

    现在看来,那也是最好不过的时光。

    我23岁,重新踏入大学的教师,甭管是三流还是四流吧,只要不上班儿,那就比什么都强!~学校一个星期只有四天课,意味着,我可以休息3天。

    恋太郎,22岁,已经加入铁路职工队伍,半年!~夜班儿也好,白班儿也好,他也可以一周休息3天。

    只要赶上休息的时候,我俩便电话联系,商量好晚上去哪儿收点儿电影儿,收点儿书!~

    Cult这字当时也刚开始普及,所以,我俩就搭上了这班车,立志狂收Cult片儿!~加上05年年底重新收集了不少本《怪物太郎》,更是起了催化作用!~

    当时的在叙事时的心情也和现在大不同:

    睡了一觉后,起来看<Crumb>,受到鼓舞!~
    下午跟恋太郎从西单走到美术馆,又走到鼓楼,最后又翻回西单,整个儿过程简直就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竞走大赛!~鼓楼之声依旧萧条,店员又换了一拨儿,毛子的玉志音像也就那么回事儿,我鼓励他,要战胜万恶的新街口儿!~

    三圆的那个杏仁儿豆腐无比难吃,竟然没有含防腐剂的橘子瓣儿做为装饰,我真想在意见本儿上,挥洒一下来自南城群众的呼声和肺腑之言!~真len儿逼!~
    路上还目击到各种形态的狗B和狗乐儿,又沿着后海河边儿走了走.
    恋太郎跟我一直聊02年住在西斜街的乐事儿,太多了,数也数不完,刚说完Johnny.瓜顿的趣事,没多久,我俩跟西单就遇了瓜顿他爸,寒暄几句!~

    这一天买到了《魔鬼秀:恐怖电影的文化史》一书,电影收的都是Troma和John Carpenter那类的。

    每次买碟的时候,最让我们所津津乐道的还是新奇感,因为,永远也不知道买盘的时候儿,究竟能碰上什么样的电影儿。 现在,很少去买盘了。恋太郎更少!~

    即便是吃完大快活和三叔叔去讨伐韩大爷,我也尽量挑些温情类的。

    (书的开头,就提了 美里埃的橡皮头人。12月29日可是我的生日啊!~第一次看橡皮头人,应该是95年新年假期的时候儿,带着学校联欢会没吃完的零食,蜷在被窝里,看早上6点重播的世界喜剧电影集粹!~妙事!~同橡皮头人一起登场的还有 海神节,一条叫旺达的鱼,上帝也疯狂之类的。)

    (巴格达窃贼,这张盘,直到现在我都带在身边!~童年时代虽然也看过有Christopher Lee演大反派的《Arabian Adventure 》(新天方夜谭),但是巴格达窃贼里的小元素更多,更吸引人,会飞的机关木马,印度六臂机关女武神,瓶中巨人,伴随着我度过初三的痛苦岁月!~那个时候儿,跟学校订的某份儿缺逼无比的报纸上看到,购买XXX名师数理化教学录像带,赠送《巴格达的窃贼》和《山鲁佐德的又一夜》。1998年已经是VCD的泛滥的时代,最终,我也没怂恿妈妈给我花冤枉钱!~)

    (原子弹爆炸的产物-哥斯拉!~  我有一位已经不联系的曾经挚友,他特别喜欢哥斯拉,他有一个超大尺寸的哥斯拉,喝酒的时候他总带它出来,把它摆到酒桌儿上,酒过三巡的我们,也时常会喂它吃几粒水煮花生米,可是,从来没见它好儿好儿吃过!~ 前些日子,另外一位哥们儿,把动物园里当做栓气球的基石的那只褪色的大哥斯拉买走了!~他很激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我也很激动!~)

    (亚马逊的半人鱼,比起科学怪人,狼人和德拉克拉伯爵,半人鱼在国内的知名度显然要低于怪物界的魔岩三杰---恋太郎是这样评论的!~如果,没有怪物太郎漫画的介绍,很多年以后,当我看到 黑湖妖潭的时候儿,我肯定不会有那么大的动力去掏钱付款!~ 2007年夏,上述提过的两名 哥斯拉爱好者,我们一起在工作室,午夜观看,亚马逊的半人鱼。)

    (雷.哈利豪森,最早是在彭磊的那本儿讲述定格儿动画的书里见识到他的大名的,他所担当特技支持的辛巴达和世纪封神榜都是我年少时要看上许多遍的片子!~)

    ABC电影儿,再也无法将我的好奇心唤起。

    偶尔儿,跟哥们儿们喝酒吃凉菜聊到兴头儿的时候儿,我还会提起!~

    也就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