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城区文化馆的2楼游戏厅,94年的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才进了《侍魂》的机器!~

    玩儿《豪血寺一族》的大孩子们都围在那儿,这使刚经历第一个本命年的我,可以悠闲的享受

    1个人玩《变身忍者》的乐趣!~

    并不是我不想完《侍魂》,真的,我跟本就玩儿不上,只能在边上看着大孩子们对战。

    由于家里都不是特宽裕,所以,对战也好,一人闯关也好,选用的人物无非就是霸王丸和橘右京!~

    要想见到所有人物登场,只能期盼占着机器的哥们儿能玩的好些。比起那些正统派武士和忍者,我更爱那些偏门的怪人们,比如圣地守护者塔木塔木,鬼哭岛的不知火幻庵!~加上,战场上飞脚投送的烧鸡,炸弹和钱,在好长一段时间里,《侍魂》都保持着极高的上座率。我也为夏洛特是男是女,困惑过。也为 千两狂死郎是敌是友和伙伴儿们争执过。

    游戏厅并不是我生活的全部。西单商场,购物中心,我也总去那儿的游戏机柜台看看。

    在那儿我第一次见到了Game Boy,万信代理的,价格780多,不送卡带。旁边还摆满了花花绿绿的各种合卡。

    我一直告诉自己,估计游戏画面也就跟以前玩的那种内置一个游戏的骗人掌机一样!~

    到了95年,胡同口卖爱华随身听的小门脸儿那儿,多了家卖游戏机的,经营sfc,md,3DO,SS,还有Game Boy和Game Gear。除去日常的销售和拷贝磁碟外,sfc和md也可以按小时,租着玩儿!~

    我已经升入了初一,班里也有2个同学跟我一样,喜欢电子游戏,不错过每一期的《电子游戏软件》和《家用电脑与游戏机》。一人掏5块钱,俩人就能跟那儿玩上1个小时。基本上还是玩对战类比较值。和天下所有的俗比孩子们一样,我们乐此不疲的玩《幽游白书-魔强统一战》和《侍魂》,md版的《侍魂》由于容量限制,无法使用地震,这确实是个遗憾。每次去玩的时候儿,我都带着1995年3月号的《电子游戏软件》,因为,那期的特稿是King写的格斗游戏出招儿。这在当时的确起了扫盲和推广的作用。

    我老爱使用天草,因为,他的轻拳,特别的赖,小手儿连续抓人,还有三角跳的时候按下重斩的汝-暗转入灭特别的霸道,老能逆向攻击对手。杀伤力也十分可观!~所以,后来的对战中,算是禁用人物。

    到了11月号的《电子游戏软件》,刊载了《把电玩于掌股之中》的掌机特辑。我才一领了Game Boy的风采!~上面特别有Game boy版《侍魂》的介绍,插图也还算丰富,没有想到该版本不但12名战士齐全,还增加了出去天草四郎外的裁判-黑子和快递员-飞脚!~

    这使我更深了对Game Boy的痴迷程度。

    虽然我的第一台Game Boy是97年3月才入手的。但是早在96年的春天,我便早早买好了游戏卡,那是盘10合1,有侍魂,世界英雄2-Jet,马里奥大陆,马里奥大陆第3关,俄罗斯方块,兔宝宝,坦克大战,恐龙战队,龙珠Z-悟空飞翔传,天使之翼。那盘合卡上还带有1个复位键,这是后来的D版卡都取消了的设置。

    没有游戏机的日子里,我就天天拿着这盘卡,幻想着自己玩到《侍魂》时的样子。

    机器入手后,天天沉迷在侍魂的世界里,没有想到小小的卡带里,除去15名战士外,每个人物的小传也都一一收录。觉得比较搞怪的是不知火幻庵和霸王丸的结局里都出现了 不知火舞!~

    不过最遗憾的还是,没有和别人对战过Game Boy版的《侍魂》。那个时候儿,大家都在玩《热斗,Kof95》。

  • 春节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聊得要死!~

    翻出落满灰尘的Twin-Famicom,玩了一中午!~

    晚上跟小铃铛去张苍家!~

    (1986年的产物,跟夏普合作的,磁碟驱动一体机。)

    (2P手柄同样带有麦克风功能!~版面设计趋于简约。但硕大的数字Logo还是很醒目!~)

    小学时候儿,每逢春节,弟弟妹妹们都爱看我玩《南极企鹅》。

    现在跟妹妹基本不联系了,弟弟由于喜欢的东西,我都了解,所以,还时常一起玩耍!~

  • 搬回角乐门儿也1个多月了。

    放在地下室的游戏收藏一直没空收儿拾!~

    废了半天劲才摆完3箱,还剩一箱没地儿放了。

    (都是些怪异的无人爱收集的游戏!~反正我不是特别爱收大众的游戏!~)

  • 贤二的理发店的后面是大家的秘密基地!~

    左起:冰箱里找食物的恋太郎,玩儿碟机的梦二,看电视的恋次郎,小铃铛,贤二,呕吐的安藤,还有玩Game Boy的无名人物(一直没想好叫什么名字。)

    秘密基地基地的布局其实是参考我的哥们儿--齐黑犬的工作室画的。

    《喧哗番长5》上市了,我下了iso,一直在玩,没有画画。尽管如此,还是要收张UMD碟,希望,小僧3月回国能帮我带回来!~

     

  • 上星期五,和小铃铛跟柚子,Gin吃了饭。

    去看了曹查理的演出。

    之后的宵夜,我只吃了碗面。气氛怪怪得,觉得大家很陌生。

    对啊。我是一个游戏人!~

    好心的柚子送我和小铃铛回家。

    小铃铛走后。车里安静了起来。

    Pet Shop Boys突然唱起了《always on my mind》。

    起先我只是觉得在哪里听过。后来,我问Gin,这是翻唱的吧。他说,对,Elvis的。

    Pet Shop Boys的翻唱版更有80年代的情怀,新浪潮舞曲的编配极具感伤。

    之前清酒和啤酒的作用下。

    我心里怪怪的。脑子里总想着you were always on my mind!~那句歌词。

    之后,我克制了情绪。我是个恶德星。

    应该像Austing Powers第2集的开头一样,哈哈笑,笑哈哈!~

    Pet Shop Boys-Always On My M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