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于是北方人的缘故。饮食结构里,面所占的比例势必要比米多。

    方便面,拉面怎么吃也吃不厌。

    尤其是喜欢熬夜的时候,下面条吃,当然,这都是童年时代受港产电视剧里面的桥段所影响。

    同时,固执得认为藤子.F.不二雄的漫画与拉面,方便面是绝配,尤其是《机器猫》,里面面食登场的次数不算少,即便是早期的《Q太郎》也曾有过Q太郎半夜帮助中年汉子拉着车卖拉面的桥段,而知名漫画编剧小池一夫也被塑造成面条不离嘴的高人气配角。

    印象最深的是《机器猫》42卷里的一个故事。开头,骨川强夫对着野比与技安吹嘘札幌拉面的美味。

    初次,读到这卷的时候,是94年,当时的大环境要想吃到札幌拉面是不可能,满大街都是铺天盖地的兰州拉面。

    其实,我非常喜欢吃兰州拉面。

    觉得带着几个比我小的孩子去外面下馆子是件非常洒脱的事情。成熟的象征!!!~

    我所住的胡同口,有一家饭馆儿,叫做 天然居。经营各种家常菜和早点宵夜。

    现在这家店已经拆除有10年之久,附近也盖成了地铁4号线灵境胡同站的站台。

    对于,小学时代的我而言,那儿简直就是我的食堂。

    Johnny.瓜顿的爸爸曾经在天然居当过一阵子厨子,所以,每次去那里吃牛肉拉面的时候儿,碗里会比别的食客多些牛肉,至于白萝卜什么的,那个年代可不流行。

    通常,吃的过程是这样的:

    带着Johnny.瓜顿和陈皮大摇大摆的进来,付钱,拿着面票儿,坐到离取面处不远的桌子上等待叫号儿。

    面好了以后,去取面,烫,非常的烫!~

    当把碗端到自己所坐的桌子上后,从筷子筒儿里取出卫生筷,撅开筷子,拿着两根儿筷子互相摩擦,除去上面的木刺儿,Johnny.瓜顿和陈皮也像《过猴儿山》里的猴子们一样,跟着我假模假样的摩擦着。

    收拾完筷子后,拿起蓝花瓷小壶儿,往面碗里浇醋,酱油,最后再崴进来几勺儿干辣椒炸的辣椒油,倍儿地道。

    趁着热,干净利索的吞食面条儿,吸溜儿吸溜儿的声音不绝于耳。烫嘴的汤,热辣的汤,浓厚的汤,流到面条儿全被吃完之后,再喝。

    出了一身热汗!~畅快淋漓,拿起纸巾擦嘴,再来瓶儿汽水儿,痛快。

    不吃拉面的日子里,我会跟天然居买2个挂炉烧饼,就着1根儿春都火腿肠儿吃。

    虽然天然居夏天的时候儿也有朝鲜冷面,可是,那口感吃起来太像在嚼皮筋儿。

    双休日尚未普及的年代,星期六的晚上吃完拉面,意义更为重大,由于第二天不用上学,晚上可以尽情的折腾,吃完拉面才有力气!~

    酒足饭饱,带着Johnny.瓜顿,陈皮,鸡屎宇展开“敲门运动”。

    以西斜街36号中央编译局为起点,按下沿途所有设置电铃儿的住户儿与机关。然后,逃跑,年少的时候儿,这种犯罪感总能令我肾上腺急速分泌!!!!~

    有的时候儿也会去文化馆2层的游戏厅泡着,不过,看的时候儿要比玩儿的时候儿多。

    可以支配的零用钱少得可怜。想玩游戏就不能买漫画,想买漫画就不能玩游戏。

    借《画书大王》的热潮,跟风的漫画拼盘儿刊物层出不穷,有本儿叫《热门少年》的D版杂志上,我一直跟着看寺泽大介的《妙手小厨师》(又译伙头智多星),拉面对决那段儿,提到过海带头是做汤提味的首选!~我也在煮方便面的时候儿,放了不少海带,难吃得要死!!!~

    高中以后,天然居拆除了,西四大街开了马兰拉面,快餐店式的经营理念与装潢,令我不适。

    24小时的营业算是对爱玩儿午夜逆袭的我最大的安慰。

    灵境胡同路北也开了家西北拉面店,味道接近天然居,面条里也跟马兰拉面一样,加入了白萝卜,起初,我不爱吃那玩意儿,觉得吃多了老放屁。

    店里也搭着卖羊肉串,板筋,腰子之类的脏串儿。

    Johnny.瓜顿的爸爸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去那儿喝碗牛肉汤,然后再去西单报亭卖报纸。

    我跟西斜街东斜街的哥们儿们也都在那儿呆着,他们抽烟蛋逼的时候儿,我则低下头,玩儿用退学的学费买来的橘黄色GBA等待拉面的到来。

    2002年年底,恋太郎参军之后。天气也越来越冷,实在是懒得活动。

    赶上天气好的时候儿,就骑自行车儿,到附近的超市买一周的食物,每次去的超市也都不一样。

    最远的一家超市是护国寺宾馆的内家。

    在那儿我买到过5联包的“啦啦啦牌方便兰州拉面”。

    价格跟辛拉面差不多贵。

    但这方便兰州拉面的确物有所值,除去面饼外,还有醋包,油包,辣椒包,脱水牛肉包,菜包。

    地道兰州拉面里该有的都有。

    坐在垃圾站捡来的沙发上,吃着热乎乎儿的拉面,蠢猫爬在我的身边,电视里播放着《我爱我家》。

    单身汉的邋遢生活。

    好景不长,很快,这牌的方便拉面便淡出了北京市场。

    多年之后,又在taobao上发现了它的身影,现在吃起来,多少有些忆苦思甜的味道!~

    和Sonic Drinker们泡那儿喝酒则是2004年的事情了。

    恋太郎04年年底参军复原,马老师的后海大鲨鱼刚组建,我也无所事事的过着每一天。

    大家最富裕的还是时间。

    我们特喜欢在那儿喝酒吃拉面,每次都要吃好几盘儿 脆皮豆腐。

    脆皮豆腐是那家饭馆的主打凉菜,脆豆腐,黄瓜丝,配上辣椒油,特别的下酒。

    其他酒客们也都嗜好这口儿。

    在2006年新街口火锅大时代之前,每次快酒手们的聚会都是在灵境胡同的拉面店度过的。

    有人在那儿失恋,有人在那儿邂逅新感情,有人在那儿哭泣,有人在那儿骂街。

    席间也在新街口儿买过张伊丹十三的《蒲公英》。

    (年轻时代的渡边谦与役所广司都有登场!~)

    故事讲述的是卡车司机和搭档帮助寡妇经营拉面店的过程,席间还穿插着一些对于美食执着的人的小插曲,令人忍俊不止!~故事连接上非常自然。2000年时在《环球影视》看过介绍,如果,没有这次预热的话,想必在新街口淘碟的时候儿,我会与它失之交臂。

    恋太郎基本上去我家玩时,都会跟我看遍《蒲公英》。

    卡车司机,拉面,男子汉,都影响着我进行漫画创作。人情义礼是我做人的准则!~

    绕了那么一大圈子,才开始接触日本拉面,吃过面爱面,味千拉面,伊町拉面。千篇一律的店面装潢,就餐的时候儿,体会不到影视漫画里那种沧桑感。

    直到“浦安”的出现。。。。。

    浦安拉面店位于繁华的鼓楼大街,说起鼓楼,那里就是游戏人,摇滚友,玩具迷的圣地。

    加上店面的设计最大限度的还原了居酒屋,食台的风貌,所以,来店就餐的食客络绎不绝。

    我和恋太郎,吴楠总去那儿,寻找沧桑感。(别见笑。)

    (浦安拉面,2008年年初入职前。)

    以前也画过一个在拉面馆儿扯淡的漫画儿,都是凭着对浦安的印象画的。

    说实话,其实,我对于吃,并没有太多研究,重视的还是感觉,感觉!!!!~

    国内关于日本拉面介绍的图书少之又少,茂吕美耶的《物语日本》为我普及了日本拉面的基本知识,随后,又收了台湾引进的对于日本拉面详细透解的图书。尽管如此,所吃过的日本拉面,在整个儿拉面长廊里也只算是沧海一粟。

    什么是拉面?拉面就是有汤的热面条儿,在寒冷的冬夜能填饱你肚子的救命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