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个五月的周末布鲁斯活动都是在划船中度过的!~

    整个五月我都特别懒,没有更新Blog,总在玩游戏机!~

    这样儿一点儿都不好!~

    第一次划船,只有我,崔邋遢,胖岛1家!~

    第二次,小铃铛和恋太郎也来了!~

    第三次,是端午假期,泱泱一家和吴楠也来了!~

    遇到过叫做核桃的狗魔,也遇到过在屋顶上巡逻的狗魔,还嘲笑了后海酒吧里醉生梦死的都市人,死亡塔在雾气中散发着邪恶的气息!~猪做了许多寿司,还带来了啤酒和凉菜,我跟恋太郎撒了啤酒尿给河里的鱼们!~

    摔跤手们的情谊!~

    端午节的夜游人们!~

    泱泱一家!~

     

    健身园的大力士!~

    胖岛和猪!~

     

    舵手们!~

    亡命天涯!~

     

  • 搬回家已经有5个月。许多东西都没有规整好,比如DVD碟和CD。

    我总是想起一出,是一出,心血来潮的想翻出《Kevin & Perry Go Large》的DVD和OST CD。

    懒得找,一赌气,重新买了张日区的DVD和OST CD!~

    说起来,这算是我所有电影里所看的次数最多的一部电影儿,几乎我所有的朋友与哥们儿,都在我家看过。

    尤其是2002年是顶点,巅峰。

    1.起源:

    直到现在,我跟许多人在饭桌儿上提及这部电影儿,他们都说不知道,比起同样是讲述电子乐文化的《Human Traffic》《Groove》,《Kevin & Perry Go Large》的娱乐性更强,夹杂着更多的年轻人性玩笑成长烦恼似的青春味!~因此,《Kevin & Perry Go Large》更被翻译为《哈啦英国派》。

    2001年中专毕业前夕,我在Star.赵家看的VCD便是如此的译名。

    该片是英国电视剧集《Kevin Show》的剧场版。(如果你上Youtube,可以去看看这套剧集。)故事讲述的是Kevin和Perry是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处男,却一直满脑子梦想成为世界最顶尖的DJ。如果再不想个办法,脱离“手洗“的行列,错过这暑假就没有机会了。他们决定要去电迷圣地-IBIZA;那儿有全世界最霹雳的的派对,最喋血的姑娘,最劲爆的音乐。一旦成为人人崇拜的DJ,又酷又炫,就有数不尽的姑娘可泡。他们很快就认识两个波霸辣妹以及心目中的偶像-超级DJ-Eye Ball Paul。于是发生一连串笑翻天的缺事儿,最终Kevin和Perry成为最受欢迎的DJ!终结了自己处男的生涯,Kevin的父母也鸡犬升天出版了《中年房事秘籍》在同龄人当中引起轩然大波!~(豆瓣该片的描述便是我添加的,被许多提及该片的地方广为引用。)

    2.DVD时代。

    中专生涯结束。伴随大学入学仪式,我也迎来DVD时代的造访。收集CD之余也不忘大肆入购各类电影。《Kevin & Perry Go Large》的DVD便是同《Astérix et Obélix contre César》一起购于现在四中附近的福声音像店。DVD版的译名为:《蒲精放暑假》。

    当看过此片的人与我讨论时,根据他们嘴里所说出的译名不同,我可以轻而易举的判断出他们究竟看的是VCD还是DVD。毕竟经历过VCD时代译名的观众,才是真正的死硬派!!!!~至于网络下载的业余观众们,则可以划分到DVD时代的那个派系里。

    3.西斜街72号的小子们。

    童年春天,厌学情绪高涨,加之是一个人居住,又有DVD机和CD机,各种狐朋狗友的光临。我家成为了各路蠢货的据点。

    一个星期我只去学校2次,每天的娱乐活动便是跟Johnny.瓜顿,猴B,陈皮,西斜街的最后一个太监他们下五子棋,打扑克牌,泡网吧,晚上去工地偷钢管儿,跟屋里找烟屁股抽!~要不就是看看DVD。

    后来恋太郎,痱毒人,大橘子登场,情况有所改观,我们四个组成了新的阵容,除了大冬瓜总过来找我们玩儿外,其他人都闻风丧胆成为友情客串.因为他们都讨厌痱毒人。(痱毒人跟瓜顿是中学同学,俩人都是我中学时的学弟,恋太郎和大橘子是小学同学,他们俩和痱毒人又是一块儿长大的。)

    作息时间变为,每天中午起床,然后打鼓,Johnny.瓜顿在边儿上跃跃欲试,过了午饭的点儿恋太郎就到了,我们俩老一起岔Johnny.瓜顿,他最忌讳大家说他是周舟和说他女朋友长的像鬼脸嘟嘟(真的,巨象!~)。

    等到3点,瓜顿就仓皇而逃,因为大橘子和痱毒人放学了,每当他俩进来,我们的4人阵容集结完毕时,也就是瓜顿的灭亡之日,4张闪电嘴Non-Stop的对他进行人身攻击,语言的蹂躏,人格的践踏,肉体的摧残,当时我们一致认为Kevin长的跟瓜顿巨象.每当看这片儿进行到Kevin和Perry放Big Girl这一曲时,大冬瓜都会跟着节奏摇头晃脑,从嘴里发出低能儿般的幼稚英文读音:Big Girl!~Big Girl!~后来,这成为了一项保留节目,只要他一到我家,我们就看《Kevin & Perry Go Large》,然后迅速快进到Big Girl那段儿。后来闹的所有到过我家的人都看过这片儿,前提是瓜顿在场的时候儿!~

    4.OST。

    到了12月,恋太郎参军走了。痱毒人他们也不怎么来了。瓜顿,陈皮,猴B内几个倒还老过来打牌,但是,没人再闹着说看《Kevin & Perry Go Large》。即便是打开DVD机也是在放《我爱我家》。

    印象里02到03年过渡的冬天并不冷,我就穿件帽衫套西服度过的。

    天气暖和的时候儿,Star.赵又打电话约我出来,告诉我平安大道内卖盘的赵斌那儿又《Kevin & Perry Go Large》的OST CD。我跟她去那儿走了趟,切走了CD到现在都没给人钱,现在想想确实差点儿意思。不过内兔崽子也黑了盆景儿好几次,尤其是卖他Rancid的时候儿。

    OST CD内容丰富,2张CD,41首曲目的容量,不过还是丢了片尾字幕时的Big Girl的另一个Mix版本。

    有了CD的好处便是,瓜顿造访时,不用再开DVD机,放碟,快进到Big Girl那段。直接就 CD第一首曲目,Big Girl循环播放。

    5.影响

    所有喜剧搭档里,Kevin & Perry是促使双龟会集结的起源,其意义远比Silent Bob & Jay,Beavis & Butt-Head,Dumb & Dumber,Batman & Robin,Laurel & Hardy这些2人组合更大!~

    还有扮演恶德DJ-Eye Ball Paul的Rhys Ifans。我画漫画里的主人公多少也有些他的影子。

     

    6.后记。

    后来,我认识了更多的朋友,他们有的画漫画,有的做乐队,有的搞设计,比起瓜顿那些人,后来认识的这些人与我更聊的来。我和他们也看过许多遍《Kevin & Perry Go Large》。随着时光的推移,就像我T.K.O原先胡同儿里的玩伴儿们一样,我又远离了那些逐渐变得话不投机的朋友们。要么让朋友们淘汰我,要么让我淘汰朋友们。就是这样儿。

  • 书中基本上将Psychedelic Rock,Progressive Rock,Glam Rock都归结为空想音乐范畴!~

    对于经常听80年代音乐的我而言,空想音乐的确属于一大块尚未开垦过的处女地,遥想,自己听过的也只有The Beatles,The Who,King Crimson,Pink Floyd,David Bowie,T-Rex这些,和书中285页里洋洋洒洒披露的众多乐队相比,我所听的真是冰川一角啊!~

    (封套已经破了,很心疼啊,它躺在旧书堆里实在是太可怜了!!!~)

     

     

  • (Famicom&Game boy上的正统俄罗斯方块!~)

    印象里,1992年的时候,身边所有的人都在玩俄罗斯方块。

    就连终日痴迷坦克大战与花式撞球的草桥老人也通宵达旦的玩着TenGen版的《俄罗斯方块2》。语文课交上去的周记里也有不少人都把《俄罗斯方块》写了进去。

    Game Boy虽然已经上市4年了,但是,那个大环境里,整个儿中国地区又有多少人见过或者玩过?俄罗斯方块的便携掌机就在这个时候儿问世了,几节5号儿电池,能给人带来数十小时的脑力休闲。孩子们都丢掉了需要纽扣电池供电的仿Game & Watch掌机。毕竟,还是俄罗斯方块更有号召力!~一时间,走到哪儿都能看到玩着 俄罗斯方块掌机的人,就连,胡同口儿,胳膊上带着红袖箍儿的居委会老太太们都趁孙子上学,把掌机拿出来,打上几把。

    市面上的俄罗斯方块掌机也都是功能五花八门的,有的带方块拳击,有的带方块赛车,甚至后期还增加了语音提示功能,记得陈佩斯的喜剧《孝子贤孙伺候着》立面魏宗万请来的骗子还那语音俄罗斯方块的掌机给赵丽蓉算命。

    大姑买的那台就是最普通的俄罗斯方块掌机,就分为2个游戏模式,正常模式和增加了形状更为怪异的方块的进化模式。妹妹当时还小,姑父上班也忙,所以,那台掌机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我的。

    D版Famicom被锁到抽屉里,去街机厅玩儿又要花钱,许多时候,都是靠打俄罗斯方块,摆脱无聊。

    中途又有许多新奇事物流行起来,比如百龙矿泉壶,呼啦圈儿。到了秋天,我升入四年级,迎来了方便面的战国时代,首当其中的是康师傅,电视广告演的是一个水壶烧开了,发出哨声,冒着热气,男旁白大喊,康师傅方便面,上市了,只需三分钟。碗装的方便面,大家都没有吃过,也只是在香港电视剧里见过,我一直固执得认为,碗装的方便面是高级货而且永远都与宵夜挂钩儿!~

    一般的粮店和小卖部都没有卖的,姑姑是在西单购物中心给我买的康师傅,一碗是红烧牛肉面,一碗是台湾担仔面。和现在不同的是,面里并没有附送塑料叉子而是一次性筷子。

    我小的时候很讨厌吃葱,方便面的脱水蔬菜里有许多葱,看在一碗面价格也不便宜(将近4块钱,能买2本漫画书),我强忍着把葱都吃了。剩下的那碗 台湾担仔面,我决定晚上回来再享用。

    双休日的概念94年秋天才出台,所以,星期六中午放学后,我便不管对错的把作业潦草写完,我非常珍惜星期六的晚间活动。

    只有2块钱零用钱,6点30动画片放松结束,带着陈皮,鸡屎宇,闯进西城区文化馆2层的游戏厅(现在地铁4号线 灵境胡同站出来看到的那个 白色的楼便是,只是游戏厅没了,只剩下了台球儿项目。)看富贵孩子和高手较量街霸2,我绝对不会上去送死,白白浪费1个代币。在旁边观看巅峰对决也是件乐事。耗到10点多,人陆续少了,我花1块钱买了2个代币,都用来玩《名将》。老板把机器设置成是1条命,我还是不知死活的用baby head来玩,所以,一到第2关的Boss那里,铁定要死。鸡屎宇和陈皮则2人对抗街霸2,都使用VEGA,文化馆的街霸2是3键的, 没有轻中重腿,2人只要一对抗就老是VEGA的精神力暴击断己相杀的局面。有时能Double.K.O好几局,相当的荒诞,这个时候打街机最舒服,可以,一边玩一边欣赏游戏的音乐,平时都太吵,还有许多难闻的烟味儿与汗味儿!~

    3人都打完机,也快11点了。带着尚未散去的愉快,坐在文化馆门口的楼梯上在继续讨论游戏中的乐事儿。趁小卖铺没关门,我用剩下的1块钱又买了盒 摩奇的桃汁饮料回家。

    电视里夜间要么放香港电视剧要么放欧美译制片,日本的也会放,但是很少。

    泡好剩下的那碗台湾蛋仔面,感觉3分钟真的好漫长啊,我拿起两根筷子互相摩擦上面的木屑,虔诚的等待面泡好的那一刻。边看午夜节目边吃面,还有桃汁的做餐后饮品,我老内心窃喜的觉得自己比同龄的孩子们要潇洒!~

    当然,还可以再躺在床上玩儿会 俄罗斯方块的手掌机,睡觉!~

    总之,1992年对于我而言,最时髦儿的3件事,便是,打街机,吃方便面当宵夜,还有躺在床上玩 俄罗斯方块。

  • 2011-04-16

    摔跤手们!~ - [人生梦一路!~]

    Tag:

    (左:胖岛博士的助手-功夫,胖岛博士,邋遢犬王,名侦探)

     

    上周五和恋太郎,小铃铛跟胖岛和猪还有崔邋遢大金刚周末布鲁斯的聚会。

    跟小西天的大排档又坐了会儿,晚上直接杀到胖岛博士家。各种折腾!~

    (双龟会回来啦!!!~)

    第二天又去动物园嘲笑了讨厌的游客,目击热带小猴儿和马来貘!!~

    晚上跑了秋天的马拉松!~

    礼拜天还是特别累,没有缓过啦!~